您好,欢迎来到裕丰地产!
2019-05-14 05:49:5421世纪经济报道

广州拟划人才公寓用地比例 更多城市"以房抢人"

      今年以来,广州先宣布放宽各类学历人才入户年龄要求,随后又取消对部分人才的落户社保年限,继而酝酿出台人才公寓政策,层层推进。随着各地降低户籍门槛政策吸引人才的政策纷纷推进,很多城市户籍门槛已经很低。作为接力,“以房抢人”开始推进,而这正是人口落户大城市的第二道门槛。

      近年在人口增长及人才争夺中势头强劲的广州,再次放出大招。

      5月10日,广州市住建局公布《广州市人才公寓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稿)》(简称《办法意见稿》),拟对该市未来5年人才公寓的建设、分配等诸多政策细节予以明确和规范。

      其中强调中心城区新增供应居住用地中,公共租赁住房等保障性安居工程及人才公寓用地面积不少于总用地面积的30%;年度招拍挂出让的普通商品住宅用地,应配建不少于总建筑面积10%的公共租赁住房和人才公寓等一系列指标。

      此外,广州明确5类人才可申请租赁市本级人才公寓,但并未在“准入条件”中对申请者设置收入限制,仅强调具体人才认定标准由有关部门制定。

      分析人士认为,近两年广州人口增加80多万,大量人才流入,需解决住房问题以留住人才。当前人才争夺日渐激烈,能否率先有效解决居住问题,将成广州在“抢人”竞争中成败的关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发现,2018年全国人口增量前10名的城市,从去年至今已悉数在“以房抢人”的赛道上展开激烈角逐,同时还有大批城市正陆续跟进。

      中心城区为人才公寓留地

      从《办法意见稿》来看,广州有意从建设和筹集的角度切入,强化人才公寓供给和管理,包括从建设用地层面予以保障,以“为高层次以及中高层次人才提供过渡性住房支持”。

      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表示,这是广州多层次住房供给体系重要一环,此前如人才公寓、共有产权住房,广州均有一定的试点试验,但此番是将全面谋划和推进。

      在用地保障上,《办法意见稿》首先明确,中心城区新增供应居住用地中,公共租赁住房等保障性安居工程及人才公寓用地面积不少于总用地面积的30%。

      “30%的既是基于国家有关指导,也符合现实。”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表示,这部分是保障不同群体的住房需求,剩余的再实施不同程度市场化,两条腿走路,较合理。

      具体建设上,广州强调“原则上应以配套建设为主,集中新建为辅”,并明确五大渠道。其中,在价值创新园区、重大创新功能区以及国家级、省级园区内及周边交通便利地区,可以配套建设占园区总建筑面积的17.5%的人才公寓、公共租赁住房(含员工宿舍)。

      针对普通商品住宅项目配建,要求年度招拍挂出让的普通商品住宅用地,应配建不少于总建筑面积10%的公共租赁住房和人才公寓;针对城市更新项目配建,要求全市年度城市更新公共租赁住房和人才公寓配套比例不低于全市用于商品房开发的城市更新项目(政府收储后公开出让类项目)建设总量10%。

      为何强调要在产业和人才集聚区预留人才公寓用地指标,并突出“配建为主”?

      胡刚认为,这是城市规划建设思路转换的表现,也是趋势。过去一些公租房建在城市外围,配套跟不上,饱受诟病。而通过与普通商品房、园区配建,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单独新建的配套压力,也利于居住更合理分布和促进产城进一步融合发展。“推进起来也会比较快,可以作为一个配套要求去跟开发商谈。”

      此外,广州还提出在穗高校、科研机构等用人单位经批准,可利用符合城乡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自有存量土地,自筹资金在市人才公寓政策总体框架下建设人才公寓;鼓励村镇集体经济组织建设运营人才公寓;鼓励用人单位等社会力量参与人才公寓建设、筹集、运营和管理。

      胡刚表示,这也符合当前国家住房政策中的一大理念,即多渠道供给。未来,广州如能有效激活多方社会力量参与人才公寓建设的积极性,将明显有利于加速该市对人才住房问题的解决。

      以房抢人接力户籍抢人

      如此重大布局,广州瞄准哪些人才?

      根据《办法意见稿》,5类人才可申请租赁市本级人才公寓,包括市级高层次人才,市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中高层次人才,市级行业主管部门认定或评选的本行业领域优秀人才,重点企业中高层次人才,以及市政府批准的其他单位的中高层次人才。

      区政府建设筹集的人才公寓,向区认定人才供应,对象可结合产业政策导向,兼顾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财政承受能力确定;企事业单位等用人单位自行建设筹集人才公寓,原则上向本单位人才供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办法意见稿》在准入条件中未对这5类人才设置收入限制,但也提及人才具体标准由有关部门制定。比如,重点企业范围由广州市发展改革、工业和信息化、科技、金融等管理部门制定企业名录,具体标准由广州市人社部门牵头会同各行业主管部门制定。

      “这不难理解,广州聚焦的是人才本身。”彭澎说,在内部动力上,近年广州力推产业转型升级,需要持续人才支撑,必须为其解决住房问题。而在外部竞争方面,尽管当前广州平均房价在一线城市中不高,但中心城区价格不低,还面临诸多发展迅猛的强二线城市的竞争,必须有应对之策,增强优势。

      胡刚表示,从多层次住房供给体系构建、人才需求变化和人才公寓供给丰富等方面来看,未来广州人才公寓的准入条件应进一步放宽,以逐步覆盖更多的人才群体,进而持续释放吸引力。

      “这其实是大背景下的必然趋势。”胡刚说,近年各地均在发力争抢人才,前期更突出的策略是通过降低入户门槛吸引人,但随着各地纷纷推进,户籍门槛都已很低。作为接力,“以房抢人”开始推进,这在过去是人口落户大城市的第二道门槛,相信未来在竞争中也将逐步降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2018年全国人口增量前10名的城市梳理发现,从去年至今,这些城市纷纷在“以房抢人”的赛道上开跑。

      近期,深圳允许共有产权类住房申请公积金贷款。宁波提出,符合条件的本科生购买家庭首套唯一住房最高可获不超过8万元补贴,高层次人才最高可获60万元补贴。长沙和成都等市均提出,今年要探索推出人才公寓“升级版”政策,优化人才安居服务。


      今年以来,广州先宣布放宽各类学历人才入户年龄要求,随后又取消对部分人才的落户社保年限,继而酝酿出台人才公寓政策,层层推进。

      彭澎说,从人口向大城市流动的逻辑看,户籍和住房政策相辅相成。按广州现有政策,落户门槛已经很低,人才购房限制不大,这反而突出人才公寓作用。作为过渡性住房供给,人才公寓可为进入广州的人才提供多一个选择。人才可不必肩负短期购房压力,可将资金用于创业创新,城市也不会因短时间大量购买力涌入迅速推高房价,都有缓冲。因此,广州人才公寓准入条件中不设置收入限制,反而更合理。


内容免责声明

文章来源:网易房产

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